当前位置:东莞家教网 > 东莞理工学院家教 > 正文内容

东莞理想家教网

教务处 学生论坛 人才招聘 家教中心

怀念学生时代最后的暑假

出处:东莞理工学院 发布时间:2013-4-6 13:18:40 点击:535

暑假完了,夏天却还没完,天气仍旧闷热,大早来学校,结果没带笔记本电源,真是悲催。不出意外,这就是我学生时代最后的暑假了。
当真是一事无成,想做的事情有几件,减肥-2KG,驾照考一半,实习是个笑话,唯一持之以恒下来的是每天泡网吧和不吃晚饭吃宵夜。哈哈,这个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好在我还能用食不忌口安慰自己。
记得06年,我刚上高中,那时曾很认真的想要辍学,找家里要钱,邀上朋友,自己去创业。计划我还记得,去乡下当养殖户,养黄粉虫,就是俗称的“面包虫”。成虫可以直接当宠物的活体口粮,鸟类,鱼类,两栖类,皆可。也可打粉,用作饲料添加剂,高蛋白。低成本,低技术,高回报。听起来似乎很是可笑,以至于我高中同桌至今还在笑我后来认真念书是因为不想去乡下养虫子。那时只觉得念书没什么用,整天上网给自己找出路,也不怕吃苦,我想如果当时母亲松口,可能我就走上这条路,结果说不好。最终是我继续念书,我这人别人有点没有,就是会安慰自己,心态好。我就想着,中国人现在平均寿命怎么也有80多岁,就当我22岁大学毕业,今后60年都得操心生计的问题,我现在不过15,何必这么急着操心自己要操心60年的玩意呢?于是乎皆大欢喜,安心念书。现在身边的新老同学们躲在忙着实习,我还是一笑置之,仍旧是不急,着急什么呢。我没有身患绝症,生命不是和老天抢时间,早十年晚十年成家立业,闯出一番事业,有那么重要么?自然成熟的果实才是最甜的。
暑假的遗憾是没有去永州看看爷爷,假期开始时,母亲说要我去,呆几天就回来。不然陷进“驾照”的漩涡里,就身不由己了。我坚持开学前再去,相信我的时间我做主。果不其然,被驾校耍得团团转,没有成行。再次证明了:老人家的智慧,遵从就是了,不要问为什么。哈,原来母亲也成了老人家了。
时光荏苒,今年我也该满20了,我一直以为自己算是个好儿孙,好朋友。颇为得意,其实能让我得意只是那么一小段日子,这一年,实在是糟糕。母亲说的话,我总是有股逆着干的冲动,哈哈,可能我的青春期拖得太长把。小时候母亲说:“要听老师的话”。然后小学、初中,母亲经常被叫到学校“听老师的话”。连带老师一起逆反。如今母亲的指示我还是带着几分阳奉阴违的味道,相信吧,我会吃大亏的。
小学时,敢于违背父母老师,我以为自己长大了;上初中,下巴上刚开始冒出几根稀疏的胡须,我相信自己真的长大了;后来,开始自己人生第一段恋情,我又确定自己长大了;再然后,我开始理解我的父亲,我觉得自己还远没有长大;想起自己之前故作老成的日子,我发现,原来我还只是个孩子。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看马未都的博客。马先生说“我记忆中的蒲扇有一圈花布包裹的边,是我的外祖母亲手缝上的,摇到我母亲手中,母亲深夜为我摇过扇,我矇眬中有记忆,那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我想起已故的奶奶,我从小怕热,在奶奶身边的夏天,奶奶几乎每夜为我摇扇,从永州到北京,从北京到石家庄,奶奶那慈爱的眼神,轻轻挥舞的蒲扇,我却记得真切,今天想来,方知感激。
相机里有几张朋友奶奶的照片,朋友借我的相机说“想回家给奶奶照几张照片。” 当时不觉得,直到奶奶过世,方觉后悔。
听朋友说,9月份橘子洲有音乐会,崔健会来。崔健是我父亲那一辈的明星,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淡出歌坛,“摇滚之父”的地位,举足轻重。时代的差距本不应该让我了解到崔健,但我偏偏总喜欢装模作样嚎几句《一无所有》。记得和一个网友聊天,说到崔健、许巍、郑钧的音乐比如今国内的摇滚明星好太多。她冷不丁说一句“崔健许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个时代是属于李健的。”于是欣然去听李健,的确不错,王菲的《传奇》原唱就是李健。《风吹麦浪》、《向往》、《异乡人》等.词曲和唱功都很优秀,呢喃的声线很有味道,只是我没听出一丝摇滚的味道,不知她是如何做的对比。一直不解。
暑假做的最多的事情,是在网吧和朋友们一起打游戏,开外挂,作弊,很无耻,但是很开心。一局游戏,4对4,每当不敌即将告败,就作弊将对手逐一踢出游戏,于是获胜。被踢的人,多数默不作声,也有一部分人在容纳200玩家的游戏房间里刷屏,报出我的ID 谩骂一通,提醒大家注意。对于谩骂,我是豁出脸皮不以理会的。而当一批人在房间里刷屏,一边还是有人继续加入我的游戏,就像那扑火的飞蛾。一天下来被踢出游戏的人,少说也有40.50人,但是在200人的房间里我缺可以畅通无阻的玩上一天,乐在其中。
我十分不解,游戏怎么会如此畸形。明明知道对方是作弊者,大多数人却选择默不做声,而谩骂和中伤,当事人都不在乎,谩骂有何意义。总共只有200人的房间里,刷屏居然也不能唤起别人的警惕。让作弊者逍遥一整天。更有甚者,游戏平台对于刷屏者还将处以禁言的处罚。这世界还真是“美好”得不像话!我相信,道理总是相通的,如今这么多花花公子能够肆意花丛始乱终弃并屡屡得手,不外也是这样的道理罢!
母亲说我应该每个月写点东西,一来可以说明脑子还在运作,没有锈掉,二来每月一篇看起来不多,一年下来也是不少的积累。当时听在耳里我下意识的要“反”。现在想来却是很有道理。于是当一当乖儿子,当做是“交作业”,哈哈。
更多
—— 东莞理工家教中心 ——
家教导航:东莞教育网 东莞家教论坛 大岭山家教 厚街家教 聘请家教 长安家教 学员介绍 教员介绍 招聘
东莞大学生 莞事论坛 国内教育 东莞教育 家庭教育 教师博客 寮步家教 东莞兼职家收费标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东莞家教网www.dgqjj.com 网站地图 粤ICP备11015263号